临高启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临高启明论坛 启明星月刊 查看内容

网络版正文中的bug

2019-7-27 14:39| 发布者: lgqm| 查看: 297| 评论: 68|原作者: 恶魔后花园

摘要: 网络版由于连载了 10年,同人作者们各写各的可能也会产生很多矛盾之处,我已经找出了很多网络版的bug,希望后面实体书能修订,也欢迎补充。

网络版由于连载了 10年,同人作者们各写各的可能也会产生很多矛盾之处,我已经找出了很多网络版的bug,希望后面实体书能修订,也欢迎补充。

入坑比较晚,我写的主要是医药方面的。


1.网文1629年因不靠谱元老医生给人缝合,麻醉剂过量而送命的那个无名元老,时袅仁关照的结果是按“术后感染抢救无效”记录。但是穿越一年多之后死了个元老与穿越之初就死元老性质不一样,也许他没有亲人,但穿越后这一年多时间里他不可能没有朋友,所以正文里没有任何人去闹是个bug。我在医药同人《看不见的敌人》一文中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毕生”,给他争取了一个基金会,目的就是让世人都记住他,也是引出张枭这个人物的楔子。另外还有一位小元老尚羽也是从苟家庄死掉的那个元老引出来的,充分说明,死掉的元老才是最好的元老。


2. 网文救治刘大霖的时候提到了利血平刚刚完成动物实验:
张子怡知道制药厂里正用广东产的一种叫“麻三端”的罗芙木的根提炼利血平。利血平是传统的降压药物,是目前制药厂能够制造的几种心血管药物之一。

而利血平的提取需要用到氯仿,

另外,网文1630年出现了抗破伤风血清,生产中也需要加氯仿作为防腐剂,

网文1631出现了自产狂犬疫苗和血清,早期的semple法羊脑疫苗生产也需要用到乙醚,

网文1633杭州站抓捕贾乐的时候用了“一块气味难闻的湿漉漉的布捂住了面孔,然后她就突然失去了知觉”,以临高的技术能力,这里用的药剂显然是乙醚或者氯仿,

网文1633女仆之死案中用到了玻璃湿版摄影,溶解火棉胶的溶剂需要用到乙醚,

氯仿和乙醚都是早期临床上常用的麻醉剂,后面广州攻略的时候刘三做手术却用笑气做麻醉剂,“卫生所里没有任何的现代**――即使没用完也过期了”,气体的存储运输比液体更困难,还要考虑到伏波军的战地医院也需要手术麻醉剂,所以用氯仿、乙醚、水合氯醛应该更合理,这些是可以生产的麻醉剂。


3.既然有乙醇、有氯仿和乙醚,那么青蒿素的提取就不是问题,而正文两次提到元老院没有能力提取青蒿素,这是个大bug,所以我在《看不见的敌人》一文中把这个漏洞补上。限制青蒿素的不是工艺,而是产能。

不出青蒿素不行啊,五百废能受得了奎宁的副作用?


4. 网文提到碘是从海带中提取的:这个么,”何平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你知道我们的碘主要是从海带之类的海草中提取的。但是最近流行起吃海带了――海草供不应求”。

然而从海带中提取碘需要用到离子交换树脂,并且海带提取至少有三种有效成分,海藻酸钠、碘、甘露醇,既然能从海带中提取碘,另外两个也能提取,低聚海藻酸钠可以作为**使用。不过我觉得临高并没有离子交换树脂(离子交换树脂我会在新同人《抉择》中补充),所以碘用制盐卤水提取才合理,空气吹出法,用氯把碘置换出来。


5. 正文提到天花疫苗是终身免疫:(邦库特先生说)“我在荷兰和巴达维亚都听说过,中国人有一种预防天花的手术,可以使人在不发生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感染一次轻度的天花,然后终身不再得天花”
“没错。这叫人痘术。”钟利时点点头,反问道,“您想为孩子接种人痘?”

然而天花疫苗的接种周期是6年,其免疫时间只有3-5年。

这一点之前在北朝很多人跟我争论,我就多说几句。

1950年卫生部《种痘暂行办法》规定:

第三条:婴儿应由出生后六个月内种痘一次,届满六足岁、十二足岁及十八足岁,应各复种一次。凡从未种痘者,或逾规定之年龄未复种者,应各补种一次。

第四条:凡天花流行区域及其邻接地区,所有居民,均应种痘,其实施地区及时间,由县市**决定公布之。

智力樵在《农村群众对种痘的看法》(1950人民日报)中指出农民对种痘的错误认识包括:不懂一次种痘只能预防天花3--5年,认为一生只需种痘一次。

王槐堂在《有关种痘的几个问题的探讨》(1966天津医药杂志)中的结论:作者对68例(有天花病史者)的观察,有17.6%已全部丧失对天花的免疫力,有52.9%已部分丧失对天花的免疫力。易感者占70%。因此在普种牛痘地区即使曾有天花病史者也应考虑接种。

汤飞凡在《生物制品的制造、应用和保管》一文中写到:普通接种牛痘苗一次可以保护四、五年,但接种十年后免疫力将完全消失,故成年之后如遇天花流行,则每隔一、二年应复种一次。接种时须用新鲜痘苗,一次不出隔一月后再次接种直至发痘为止。

综上,天花疫苗不是终身免疫。

另外,正文提到临高的天花疫苗是“人痘术”,这一点没错,现代的天花疫苗都是减毒的天花病毒,与琴纳发明的牛痘苗没有关系。


6.这里就引出网文的另一个bug,原时空已经三十多年没人打过天花疫苗,就算有,也是国家战略储备物资,五百废出发之前肯定也打不到,正文里1632年才出现天花疫苗,相当于所有元老裸奔了3年,而且没有人被感染,金手指无疑。而且天花属于生物安全3级病毒,传染性极强,临高没有BSL-3生物实验室,要靠没有免疫力的元老们自己筛选减毒株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在《看不见的敌人》11节一文中直接让邓主任把疫苗和疫苗种带过去了。

PS:实体书已经改掉这个bug,D日前时袅任从米国搞来了牛痘苗。

很多人对天花的危害严重估计不足,甚至还有人认为只有小孩才会得天花,这一点可以查查近代军事史的记载,二鸦中英军在浙江死亡的士兵大多是因天花而死,《天花的历史》一书还记载英军曾因天花死亡过8000人。五十年代的医学书籍记载5岁以下儿童得天花的死亡率约40%。


7.然后又引出正文的另一个bug,邓主任1632年提交了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开发计划,但是临高有两个逾越不了的障碍。1.脊髓灰质炎病毒也属于生物安全3级病毒,没有BSL-3生物实验室,筛选减毒株病毒的过程一定会出现病毒泄露;2.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培养必须用到细胞组织培养技术,依据见《中国生物制品发展史1910-1990》一书。这两个技术都是美帝1950年代才有的技术,所以临高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开发计划必然失败。目前正文还没写它成功,你们就当它失败好了,反正我在同人里会这么写。


8.广州鼠疫爆发之前,二百五十三节 除旧布新(十六)中写到:“明代百姓对于防天花的“人痘”接种并不陌生,对于更加安全的牛痘自然接受起来更加容易――何况接种“牛痘疫苗”有费用减免。”

根据《清代江南种痘事业探论》一文,明代人痘术出现于隆庆万历年间,但局限在江西弋阳和皖南一带,约在清初传入邻近皖南的浙西和苏南地区, 然后渐趋传入浙东地区, 并继续向南传布。宁波的种痘术始于康熙七年, 而绍兴府诸暨当在康熙初之前, 已有人痘接种了。在浙东南部的台州, 在康熙十一年前, 尚无接种人痘者。所以,1635年,不仅是广州的老百姓,其他大部分地方的明代老百姓对“人痘”应该都相当陌生。

就天花一个问题,网络版三个错误 。


9.广州鼠疫中没有出现土霉素,这一点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我在《耐药菌疑案始末》一文中打了个补丁;


10.两广治安战中耐药菌比例过高,平均20%,最高74%,我也在《耐药菌疑案始末》一文中打了个补丁,不好意思要让傅大夫背锅了;


11.网文耐药菌部分傅大夫一边焦虑着耐药菌的出现,一边想着青霉素什么时候能投产。思路有问题,因为青霉素对两广的疫情作用不大,原因我在《耐药菌疑案始末》一文中有解释。按照逻辑推演,最优的抗生素组合应该是四环素+链霉素。参考我的新坑-《抉择》


13.网文梧州大战是1635年四五月左右,林默天去了前线野战医院支前,按黄主任的说法,网文中阳山剿匪应该是1635年6月,傅奇良调过去也在这个时间,广州鼠疫爆发是1635年8月,但是《代理县长》一节中却说“如果细菌性痢疾在准治安区扩散,甚至像广州鼠疫事件似的搞个大的,卫生口的诸位脸上都会比较挂不住。”这个时间线乱了。所以写了《耐药菌疑案始末》一文,企图把时间线缝合在1635年8月,不知道是否成功。


14.网文1630第二次反围剿作战之前就能生产破伤风血清了,而生产抗毒血清需要用类毒素给马注射,有破伤风血清必然有破伤风类毒素,制成疫苗的工艺不复杂,后文一直没有出现破伤风类毒素疫苗不合理。


15.网文里出现狂犬疫苗和抗毒血清之后就放开了元老饲养宠物狗的限制,我决定在后续的更文中对饲养宠物狗加个限制。因为早期的狂犬疫苗是semple法羊脑疫苗,我国一直到1980年才由地鼠肾细胞疫苗代替,根据《中国生物制品发展史1910-1990》一书的记载,这种疫苗的有效性不能达到100%:1957年锦州一只疯狗于5日内咬伤81日,伤口处理后注射14针疫苗者68人,发病死亡7人;9人注射4-8针,死亡2人,仅作伤口处理未注射疫苗者4人均发病死亡。这个案例中疫苗有效性仅88.3%。并且semple疫苗导致的严重神经ma痹事故发生率在1/500-1/2000之间。

另外,羊这种动物是可能患“痒羊病”的,与疯牛病相似,朊病毒发现于1980年代,远远晚于羊脑狂犬疫苗的发明时间。指不定哪天某个注射过羊脑狂犬疫苗的元老就得了“阿兹海默症”。

对元老安全而言,这是个很大的隐患。


16.网文1631写高炉炼钢的时候提到“d日之后,穿越集团建立了多个实验室,不过主要是偏向于生物学研究方向。用于工业生产的实验室只有化工部直属实验室和设在马袅盐厂的分析实验室。”这么多实验室,耗材哪里来?特别是生物实验室。库存总会耗完,而且正文中一直说自产的化学原料和试剂纯度不行,实验室的检验结果就很不靠谱。


17.网文1631年独孤求婚去鸿基煤矿的时候提到“听说抗生素库存快没了”,结果到1635年还在用过期的库存抗生素。


18.网文1631年销售大世界项目股票时写每股库平银七钱二分,折合流通券一元。这里应该是写错了,七钱二分库平银比后来的一澳元还多一点,按米价算,高于150斤糙米,而流通券一元相当于1斤糙米。

另外,库平银是清朝康熙年间才有的概念。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元老们知道库平银就行,而土著不知道也无所谓。


19.网文“望远镜”一节写地能空调的换热器是墙上奢侈的一排排青铜管,地能空调的温控效果显著,不论冬夏都能保持较为恒定的温度,又没有增加空气湿度的问题。

bug是空气湿度,从正文描述的地能空调来看,是将换热铜管直接安装在室内的,并没有专门的除湿装置,室内空气水分恒定的情况下,空气温度下降,空气相对湿度上升,反之则下降。作为一个在洁净室待过很久的人,我能肯定地说在海南这种热带地区,这种空调的室内空气相对湿度会很大,说不定还会结露。

我还记得2015年的事情,我司在苏州有一个没建完的洁净室,停工了半年,由于室内温度比室外低,又是夏天,等我们去打扫的时候,墙上、地上全是凝结水,真的是水流成河那种,蚊子满天飞。

正确的设计至少应该像现代家用空调一样设计一个室内机,通过风机将空气吸入内部进行换热,冷凝水回收通过管道排出到室外,才能控制室内的空气湿度。


20.网文1631年张道长去山东传教的时候写到:大水之后的“时疫”几乎全是肠道传染病,用药亦简单。道生们加工的大多是这类药材。此外,他手中还有特效的“止泻药”。所谓的特效止泻药就是润世堂炮制过的阿片散剂。

bug有两点,其一,既然是肠道传染病,肯定是致病菌、病毒之类引起的,比如伤寒、菌痢、阿米巴痢疾等,阿片止泻的原理是使肠胃平滑肌张力增强,括约肌收缩,这样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治本还需要抗菌素,比如磺胺脒,盲目使用阿片类止泻剂只会使病情加重。

其二,如果肠道传染病用药很简单,后面两广治安战中元老院就不会被耐磺胺的痢疾所折磨了,直接换张道长的药就可以了。这属于前后矛盾。


21.网文1630第二次反围剿之前出现了颠茄注射液,前提是先要有颠茄,而颠茄原产欧洲,20世纪30年代才引进中国,此时才穿越一年半,不可能从欧洲引入,除非出发之前就带了颠茄种子,但正文没有明说。


22.没事统计了一下正文中出现过的女元老数量,不算小元老和pepi,总共有32个女元老,加上小元老和pepi,总共36人。但是妇女合作社那里写“下面是股份分配比例和十几个女人的签名――粗粗一看,差不多是全体穿越者女性,连一贯以朴实著称的曹大妈也有股份。”


23.网文写紫川秀次那部分,“17世纪日本已经有近亿人口”,明显的bug,这快赶上大明的人口了。


24.李潇侣的母亲名字网文前半部分叫田大妈,后半部分叫曹大妈。


25.开发高雄那一段,为了减少疟疾的危害,卫生部强烈要求而生产了铁网纱,门窗上都安装。为什么不用棉网纱?以临高的油漆技术,铁网纱在高雄这种高温高湿环境下,用不了多久就锈蚀了,还有蚊帐也是可以生产的,用棉纱就能纺。


26.网文中多处描述自产药物效果不可靠的理由是纯度不行,显然是不合理的,纯度反而是比较好解决的问题,化学药物大不了多重结晶几次。影响药效的因素更重要的是其他方面的因素,比如片剂的溶出度曲线不好,原料药的晶型有差异,制剂剂型不合理,批内/批间质量一致性不好等。


27.网文1631年写“拉澳片”的时候说用到了胶片,应该是赛璐珞,而1632年艾贝贝抢救归化民的时候却写“虽说暂时化工部还拿不出底片,但是赛璐珞和银盐感光材料在上次的企划院通气会上也说了,都是近期可以自制的东西。”穿越了。


28.网文女仆之死案中写姬信的土著权益保护社团长期是“一人社团”,而前面成立协会的时候写的是有几个元老参加,明确有名字的元老是许可。


29.万里煌穿越的时候只有16岁,下乡当了农技员,而闹临高那部分写穿越时不满18岁的小元老们都去了几乎与世隔绝的芳草地学校。


30.小元老的人数前后不一致。1629年写的是,“现在受赡养者里,513岁的儿童共有5人。”萧子山对这些数据了然于胸。1632年发动机行动那段写吕洋的母亲钱校长的时候写“由于处于学龄的小元老只有几个,就算加上若干精挑细选的归化民孤儿学员和子弟,钱校长的班级也才十二个人。”

后面“初号班众生相”一节(时间1634年)写“五个年纪一共有三百多位顶尖的学生佩戴着学习院的纹章,在这里陪他们这寥寥十来个小元老念书。”,还有“这是一辆大型的四轮公共马车,满座的时候可以坐上二十人,现在只有十来个小元老。”


31.张允幂老爹和女仆生的子女的性别和年龄混乱。

前面写的是刚生女儿:“真无聊啊。”张允幂皱着眉头,“我不想回去。家里多了个妹妹,一天到晚哇哇哭。真讨厌!你就好多了。”张允幂的老爹的生活秘书刚生了个女儿,虽说他们家的房子是大户型。但是公寓房里多了个娃娃也是挺闹腾的。

后面写的是弟弟一岁,显然是弟弟比妹妹大:“她爸爸上次和我一起喝酒,说起来自从给张允幂生了弟弟之后还觉得挺苦恼的。”“她弟弟能有多大?才一岁吧。有什么问题?”林子琪好奇的问道,“没有小jj?是弱智?还是已经知道掀姐姐的裙子了?”

再后面写的是:“……您也知道张伯伯这个人,他没什么想法,觉得现在这日子挺不错的。过日子的事情都是办公厅操办,张允幂也长大了。生活秘书又连着给他生了两个娃娃,儿子也有了。小日子过得挺红火。”“炒了?炒了孩子怎么办?一个三岁一个一岁。没了妈,就算有钟点工也照顾不来啊。”林法天苦笑着。弟弟一岁,三岁的就是妹妹,妹妹比弟弟大。


32.闹临高那段,尤秀的月事晚了十多天没来,黄真号了一下脉,果真有喜脉之相。这手艺比早早孕试纸还准。


33.钱朵朵的年龄,1634年12岁,刘大府说他在学校给小元老代课的时候朵朵还在幼儿园大班做孩子王。芳草地是1629年建立的,也就是说钱朵朵7岁的时候还在上幼儿园大班。按钱水廷的设定,钱朵朵1628年D日应该是8岁。


34.刘三给余成做手术那段说卫生口制药厂自己制造的抗生素不但纯度有限,毒副作用也很大,每年卫生口收治的病人因药物副作用嗝屁的都有不少。这个时间点正文里能量产的抗生素只有磺胺、土霉素,毒副作用并不大。土霉素过敏性休克倒是有可能死人。

35.网文1629年就能用发酵法生产味精,其实是个金手指。能用发酵法生产味精,同样的技术就能量产抗生素。


36.广州治理篇里崔道长给刘翔驱邪的时候说没有维生素b2群,后面公务员录取的时候又说对录取的公务员由于各种微量元素、维生素缺乏引起的各种病症,全部予以突击治疗。补维生素B2用酵母片就行了,连土霉素都量产了,酵母片总能生产的。


37.南婉儿的年龄前后不一。闹临高那段写南婉儿二十五六岁:“南姑娘你起来得真早啊。”黄真眯起眼睛,笑着招呼道。被称呼为南姑娘的女人按照本时空的标准已经不年轻了,看上去大约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

后面广州治理却变成了十七八岁:“你认识我?”王企益有些吃惊。眼前的女孩子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

怪不得大家都说王企益局长垂涎南婉儿的美色呢,啧啧啧。


38.杜易斌给伤残归化民找老婆的时候,在广州ji女中筛选的时候说是把不育的ji女筛出来了,相亲材料上注明情况。实际上临高的诊断技术无法做到,就算有原时空的设备和材料,那也得在临高总医院,元老特供。


39.崔道长给释通岸展示显微镜,释通岸看了之后:更是稽首深施一礼:“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借此神器一观,佛说‘其小无内,其大无外。一滴水有十万八千虫。三千大千世界’,又说‘人身如房屋,内住无数众生’。小僧之前肉眼凡胎还曾怀疑佛法,今日一见才知佛祖说的是真的,还是自己修行不够。我对佛法的领悟又深了一层,善哉啊善哉!”

“佛观一钵水有十万八千虫”的说法最早源自《毗尼日用录》,这本书的成书年代是明末清初,具体已不可考。这里不得不提一个人,孙云球(1628年—1662年)江苏吴江县人,明末光学仪器制造家,发明家。他著有专著《镜史》,制造的各类光学仪器达七十余种。被誉为“明朝科学巨人”,“察微镜”也是他的发明之一,如果没有孙云球发明的“察微镜”,写书的人不可能写出一钵水有十万八千虫的说法。但这个时间点上释通岸应该是不知道这个观点的。


40.广州治理篇集体婚礼部分,文德嗣提到了“这鬼地方,连刷个手机都不行”,而杜易斌“眉飞色舞,犹如好不容易加了女神微信号的宅男”。网文穿越时间是2009年9月,只带了小灵通,微信是2011年1月才有的软件,文总和杜易斌这是魂穿回本位面然后又魂穿回临高了。


41.正文写吴南海记得热作专业的老师在课上说过,当年在云南的知青农场专门培育奎宁种苗,发芽率低到不足5%。而《国外金鸡纳的生产概况》一文则说良好的金鸡纳种子发芽率高,一般在90%以上。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杜易斌 2019-7-15 20:54
我们穿越时间是20XX年
引用 恶魔后花园 2019-7-15 21:00
杜易斌 发表于 2019-7-15 20:54
我们穿越时间是20XX年

你说的是实体书的时间
引用 难忘易水寒 2019-7-15 21:13
厉害
我补充一处,记得可能不太清楚了,关于无线电授时的,位于临高的授时电台功率应该覆盖不到朝鲜半岛,即便是现在的陕西天文台授时中心的能力也就勉强覆盖国土,临高偏居一隅,设备又算不上一流,授时能力很有限。因此缺少无线电授时的海军,选择跨海航行时必须有可靠的航海钟或者使用月距法才行,正文好像把月距法给否了,理由是有无线电授时。。。。
同理,北美分舵穿越后失联那段,导航也很成问题。首先旧时空的钟表到了新时空难道不需要对个表就可以直接用了?其次,由于岁差作用,17世纪的恒星在天球上的坐标和21世纪初是完全不一样的,使用旧时空的星图绝对无法正确进行天文导航。如果依靠天文导航,飞云号大概率会失事,或者耗尽补给。
引用 beehk 2019-7-15 21:19
这些bug都好高端

我之前列出的小bug:
付三思的训练总监https://lgqm.gq/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66

----

另一个,初晴和初雨这两人。不知有没出bug还是本就这样写。

第一百六十八节 定级和津贴:
写了要找人带这个小元老,当时说的:看孩子没问题的,你让他把儿子送公社社部来,我让初晴看他就是了。她反正有时间,人又可靠。
初晴是吴基督的。

第一百七十三节 竹筋砼
说的:儿子虽然托付给邬德的女人去看。
这里说的是初雨了。

引用 恶魔后花园 2019-7-15 21:24
beehk 发表于 2019-7-15 21:19
这些bug都好高端

我之前列出的小bug:

说起人名,我倒是想起另外一个疑似bug,正文最开始出现了一个叫兰方方的肠胃内科大夫,但是后面就再也没出现过,后面出现的是兰阳阳,也是肠胃内科大夫。也许是人名搞混了。
引用 杜易斌 2019-7-15 21:33
恶魔后花园 发表于 2019-7-15 21:00
你说的是实体书的时间

网络版也是
引用 恶魔后花园 2019-7-15 21:35

这样不是更多bug了嘛,开始只有2009年之前的技术,后面又冒出来新技术
引用 beehk 2019-7-15 22:26
本帖最后由 beehk 于 2019-8-26 19:34 编辑
恶魔后花园 发表于 2019-7-15 21:24
说起人名,我倒是想起另外一个疑似bug,正文最开始出现了一个叫兰方方的肠胃内科大夫,但是后面就再也没 ...

人名的话。。。不知是作者写错还是盗版问题:
刘易晓 刘易初
莫笑安 莫笑雨
胡义成 胡仪成
叶雨茗 叶雨铭
曹顺花 田顺花
兰阳阳 兰方方
萧白朗 萧白郎
吴石芒 吴石茫
谌天雄 谵天雄
乔田至 乔田盛
董薇薇 董微微
白多碌 白多禄 白石禄
蒋有龄 蒋若龄
林全安 林全福
苟布里 苟布理
刘香老 刘老香
翻海保 翻天保
黄安德 黄安徳
高钦舜 高舜钦
熊文灿 熊文焕
蔡宜邦 蔡益邦
刘富卿 刘福卿
侯闻永 候闻永
胡烂眼 胡兰眼
沈廷扬 沈廷杨
蒋雯莉 蒋文莉 蒋文丽
李醇    李淳
韦斯特里 维斯特里

第四十一节 王涛的理想
白国士和沈跃风每天都外出进行勘探,因为江涵秋的移民计划很可能会实施
这个江涵秋只出现了这么一句(正文我只看到1000多章),是写错人名吗?江涵秋不是江秋堰吧?

同样,张宏达
第八十六节 电台


第二页51楼、第三页64、65楼 还有







引用 恶魔后花园 2019-7-15 22:34
beehk 发表于 2019-7-15 22:26
人名的话。。。不知是作者写错还是盗版问题:
刘易晓 刘易初
莫笑安 莫笑雨

江涵秋应该就是江秋堰,因为前面写的是“江秋堰笑了:“海兵都用不着。移民个七八户人家过来。””,这里移民计划显然是江秋堰说的
引用 深海 2019-7-15 23:23
你们都很牛,记忆力真好。
引用 恶魔后花园 2019-7-16 00:11
深海 发表于 2019-7-15 23:23
你们都很牛,记忆力真好。

不是,我是刷第二遍正文专门找的,因为要写医疗方面的同人
引用 知己知笔 2019-7-16 00:20
张工辛苦了,那么某石你看看怎么圆一下?
引用 恶魔后花园 2019-7-16 00:30
知己知笔 发表于 2019-7-16 00:20
张工辛苦了,那么某石你看看怎么圆一下?

你住口,我连戊二醛都没写,你瞎扯啥,再说就关小黑屋
引用 知己知笔 2019-7-16 00:32
恶魔后花园 发表于 2019-7-16 00:30
你住口,我连戊二醛都没写,你瞎扯啥,再说就关小黑屋

薛定谔的澳宋科技顺便你好像关不了我吧,你什么时候py上七武海了
引用 风起云落 2019-7-16 00:46
值得点赞,观察细微
引用 恶魔后花园 2019-7-16 00:55
知己知笔 发表于 2019-7-16 00:32
薛定谔的澳宋科技顺便你好像关不了我吧,你什么时候py上七武海了

基础物资不要说
005548acpzjykzhcrzpupn.jpg
引用 ofanim8805 2019-7-16 01:41
脊髓灰质炎疫苗悲剧了?那铁肺可以搞起来了呀
引用 聂义峰 2019-7-16 02:50
毕竟临高是完全开放的,各路大神各有出入没法避免……
引用 没事乱溜达 2019-7-16 03:37
战略马克一下

查看全部评论(68)

Archiver|手机版|符有地|临高启明论坛

GMT+8, 2021-12-2 08:33 , Processed in 0.07691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